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

获取最新域名
小生髮威(1-4完)



(一)



? ? 張子華,父母親及家人親友都叫他阿華



? ? 阿華本來是個好孩子,初一初二的時候還很認真用功,到了三年級上學期,

交到壞同學,跟他們混在一齊玩的原故,學會了吸煙、喝酒、打架、看黃色小說

和看小電影,如此成績一落千丈。



? ? 父母很傷心,但又不知如何使阿華改邪歸正。



? ? 有一次,阿華跟同學去看小電影,小電影演完了,又跑出了兩個赤裸裸的女

人,像巡迴似的站在每個觀眾面前一、二分鐘,讓觀眾東摸摸西摸摸。



? ? 阿華也有摸,直摸得口乾心跳,全身熱烘烘的很不好受,這是他生平第一次

接觸到女人的胴體。



? ? 誰知,警察先生突然大駕光臨,而且包圍了整個小電影院,把所有的觀眾,

連女人、小電影院的老闆、夥計,像趕鴨子似的趕上二輛大車,載到分局,全部

做了階下囚。



? ? 因阿華未成年,警察打電話,叫阿華父母保回家。



? ? 這件事真是傷透了阿華父母心的心,他父親打了一陣、罵了一陣、說教了一

番,折騰到午夜二點,阿華才躺在床上哭泣。



? ? 其實,他也非常後悔做錯了事,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,一直不能入睡,想到

他以前在學校,成績總是前三名,現在卻每一科目都是紅字。



? ? 也不知怎地,又想到小電影那兩個赤裸裸的女人。



? ? 總之,這一夜,他想了許多許多事,結果卻下了一個錯誤的結論∶那就是離

家出走,因為他感到無顏再呆在家裡。



? ? 好不容易,挨到淩晨六點多,天亮了。他悄悄的下床,然後悄悄的打開父母

親臥室的門,躡手躡腳的走進去,一看之下,使他大驚失色,全身發抖。



? ? 原來,父母親兩人正赤裸裸的摟在一起,好夢正甜。



? ? 他再也不敢看,就在父親的褲袋偷了三仟元,跑出了家門,把家門關好後,

才長長的喘了一口大氣,鎮定下來。



? ? 這時候他恨起父母親了。想想,父親有母親,母親可以脫得全身赤條條的讓

父親玩得痛快,而自己呢?只不過是去看了場黃色電影而已,並非甚麽大不了的

事,父母親就這樣的大驚小怪,把他打得這麽慘,自己只不過摸摸那女人的乳房

而已。



? ? 父親好自私,只顧自己快樂。



? ? 阿華這時候全身還感到疼痛,更加的恨起父母親了,也更堅絕的決定離家出

走,在外面努力打拚,創造一番事業。



? ? 坐著公車,到了火車站。



? ? 在火車站卻手腳失措旁徨起來了。要到哪裡去好呢?最後下了決心,到台北

去。台北?他一天到晚聽到的都是「台北」這兩個字,所以決定到台北。



? ? 於是坐著火車到了台北。



? ? 來到台北,才知這下要糟,人生地不熟,等那三仟元花光,就更慘了,肚子

餓了,沒地方吃飯,餓得發暈,又回到車站。



? ? 他坐在候車室的椅子上,苦思良策。



? ? 其實,肚子餓了就得吃飯,要吃飯,就得有錢,這是天地間最簡單的道理,

連三歲小孩也知道。阿華當然知道,可是他沒錢,沒錢就沒飯可吃,沒飯可吃,

肚子就得挨餓,挨餓就會四肢發軟,全身無力。



? ? 他已餓了一整天了,還是在火車站徘徊。



? ? 正當他下定決心要告訴警察先生,說他是離家出走的孩子,請警察先生幫忙

送他回家,因為報紙上有過這樣的新聞。結果,他膽怯了,打了退堂鼓,失去了

回家的機會。



? ? 於是他後悔離家出走了。在家該有多好,茶來伸來,飯來張口,要錢向媽媽

要,方便得很,正是在家樣樣好,出外步步難。



? ? 卻在這個時候,一個年約四十歲左右的男人走近他,問他∶「小朋友,你有

多久沒吃飯了?」



? ? 他驚奇於這男人,竟然知道他肚子餓了,想了一下,才說∶「已經一天沒吃

飯了,現在肚子好餓。」



? ? 「走,我帶你去吃飯。」



? ? 「為甚麽你要帶我去吃飯。」



? ? 「我可憐你。」



? ? 「┅┅」



? ? 「放心,我請客,讓你吃個飽。世界上有我這樣好的人嗎?」



? ? 「沒有。」



? ? 「那好,走!」一聲走拉著阿華就走。



? ? 阿華確實也餓慌了,而世界上最令人不能忍受的,就是餓肚子,也乖乖的跟

男人走進一家小飲食店。男人叫了許多飯菜,卻有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坐在男人的

身旁。



? ? 阿華見了飯就狼吞虎咽,等吃了個飽,才有心情跟男人、漂亮的女人談話,

肚子一飽,精神也就恢復了。



? ? 男人問他的身世,阿華就一五一十的把他離家的事告訴那男人那男人舉起大

姆指,說∶「阿華,你真有志氣,有種,男子漢大丈夫,就該立志出鄉關,不錦

衣不還鄉,這樣才配是個大男人。」



? ? 聽得阿華傻楞楞的不知如何回答。



? ? 接著男人告訴了阿華一大段道理,說到最後,男人的職業,竟然是當三隻手

°°小偷。



? ? 不過,這男人還是有一套理論,他告訴阿華,他當小偷是出於不得已,再過

一年,他積足了資本就要聞一家大工廠。當然,他自己是董事長,只要阿華願意

跟他合作,那時候阿華就是總經理。



? ? 「甚麽?我當總經理?」



? ? 「當然,你我兩人是難兄難弟,我的就是你的,我當董事長,你當然是總經

理,咱哥兩,合作奮鬥,使他成為國際性的大企業。」



? ? 「國際性的大企業?」



? ? 「對,就像美國的西屋公司、愛迪生公同、通用公司、荷蘭的菲立蒲公司這

樣的大企業。哼!那時候錢、女人又算甚麽?」



? ? 聽得阿華大為感動。對,目前雖然當小偷,可是只當一年而已,以後前程似

錦,他將是國際性大企業的總經理,多有威風!於是他答應了。



? ? 那男人要阿華叫他老大,那漂亮的女人°°就是老大的妻子,叫大嫂。



? ? 他跟老大、大嫂坐計程車回到了老大的公寓,這一間公寓雖然不大,也不豪

華,但大嫂收拾得很乾凈,看起來很舒適。屋裡只有二個臥室,正好老大、大嫂

一間,阿華佔一間。



? ? 這時候才下午一點多,老大和大嫂要睡午覺,叫阿華也睡午覺。



? ? 阿華因來台北錢花完之後,只好找建築中的空屋睡覺,也又怕鬼,雖然他長

得瘦瘦高高的,有一百七十六公分高了,肚子還是很小,晚上總睡不好覺,所以

他一躺上床,就呼呼入睡了。



? ? 這一覺,睡得很甜。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朦朧中,聽到大嫂嬌滴滴的呼喊

聲∶「阿華,阿華┅┅」



? ? 他在家裡睡懶覺睡慣了,聽到呼叫聲,也不答應,也不醒。卻感到大嫂走進

臥室來,坐在他的身旁。



? ? 這下慘了,真的災情慘重。原來,阿華不管夏天冬天,一律只穿一條內褲睡

覺,而且睡覺後,他內褲的那條大肉腸,一定會膨脹得很大很長,無端端又莫名

其妙的痛起來。



? ? 而現在更可怕,因為不知怎地,它竟跑出內褲外,像枝竹桿般的緊豎起來。

阿華心噗噗跳個不停,心底想著∶大嫂,快出去,快出去。



? ? 也不知甚麽原因,想到大嫂,阿華的大肉腸更硬更翹,因為大嫂那高高的身

裁,曲線玲瓏,婀娜多姿;那兩個大饅頭似的乳房,如雙峰插雲;細細的柳腰,

不盈一握;白皙皙的肌膚,嬌艷的粉臉兒。



? ? 反正大嫂的一切,都引起阿華想入非非。



? ? 糟了,大嫂的手┅┅呀!大嫂的手,竟然在摸他的大肉腸。阿華驚得一顆心

差點兒跳出口腔外,全身如觸及高壓電似的,一陣的眩暈,好受極了,但也極難

受。



? ? 只摸了一下,大嫂又縮回手。這時很靜,靜得可以聽到大嫂的嬌喘聲,很急

促,很沒有節奏,阿華也心跳得如戰鼓。



? ? 片刻,大嫂的手,又觸及他的大肉腸。



? ? 他差點兒驚叫出聲,阿華知道他的身子在微微顫抖,卻不知如何來應付這種

情況,他滿腦海里想的,只是想抱緊大嫂,摸摸她的雙乳和那害人洞。



? ? 是同學說的,女人雙腿間的那個洞,是害人洞,不是溫柔鄉。



? ? 突然他靈機一動,假裝翻身。他在翻身的時候,暗暗估計好大嫂的雙腿的距

離,及害人洞大約在甚麽地方,所以他翻過身,便一手朝大嫂的害人洞、一手朝

大嫂的屁股伸出。



? ? 「呀┅┅」大嫂輕輕的驚叫一聲,原來阿華估計得一點兒不差,正好落在大

嫂的陰戶上。



? ? 那如小包子似的陰戶一入阿華的手中,他只感全身一陣的火熱,從未有過的

刺激,由大嫂的陰戶傳入他的手中,再傳遍全身,那是種很緊張、很刺激、又很

舒服的感覺,使他差點兒暈死過去。



? ? 另一隻手,也正好摸到了大嫂的屁股。入手又細、又嫩,只是不敢遊動他的

手,因為一經移動手掌,定會被大嫂發覺他是故意這樣做的。唯一的遺憾是,他

的手雖觸及大嫂的陰戶和屁股,但最少有兩層障礙∶一層三角褲和一層裙子。



? ? 大嫂突然移動嬌軀下床,只聽她輕嘆一聲,走出了阿華的臥室,並隨手為他

關好了門。



? ? 至此,阿華才驚魂甫定。但是一顆心還是噗噗跳個不停,他趕緊把大肉腸放

進內褲內,對大嫂想入非非不已。



? ? 約過了二十分鐘,大嫂又來叩他的房門,嬌呼∶「阿華,起來了,都快五點

半,要吃飯了。」



? ? 他不敢再假裝下去,趕緊說∶「是的大嫂,我起床了。」



? ? 他就下床,穿上外衣外褲,依稀聽到門外大嫂走了,他穿好了衣服,一出臥

室就是客廳,大嫂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。



? ? 阿華一再估計大嫂的年齡,約在三十歲左右,雖然粉臉上沒有化??,但那清

秀、艷麗的臉兒,配上那令人心跳的身裁,真的是光艷照人。



? ? 大嫂見了阿華,很客氣的招呼∶「阿華,來,坐下,大嫂跟你談談。」



? ? 阿華乖乖的走到大嫂對面的沙發上坐下,一顆心卻急促地跳著,因為大嫂的

樣子,春色無邊,撩人心弦。



? ? 只見大嫂穿著一件短過膝蓋的家常服,因坐的關係,裙子部份拉得太高,幾

乎要接近了三角褲,那雪白粉嫩、修纖細膩的大腿,整個一覽無遺。



? ? 胸脯顯然是沒戴奶罩,前胸又開得低,兩個白玉似的乳房都露出了三分一,

又沒戴奶罩,乳頭突突的,扣人心弦已極,阿華的魂兒魄兒差點兒飛出了竅。



? ? 大嫂說∶「阿華,還住得慣嗎?」



? ? 阿華說∶「謝謝老大和大嫂的恩惠,阿華住得慣。」



? ? 「很好,喜歡老大嗎?」



? ? 「是的。」



? ? 「喜歡大嫂嗎?」



? ? 「是的,很喜歡。」



? ? 阿華邊跟大嫂聊天,雙眼可忙得很,一下子注意大嫂的玉腿,一下子注意胸

脯,忙得不亦樂乎。



? ? 大嫂倒了一杯可樂,彎身送到阿華前面,說∶「阿華,來,喝可樂。」



? ? 阿華口說∶「謝謝。」雙眼卻看到了大嫂那白馥馥的一對大乳房,大嫂一彎

身,前胸大開,那兩個乳房又輕輕顫抖跳動,看得他雙眼出血,全身如被烈火所

燃燒一樣,連下面的大肉腸都不聽指揮的翹了起來。



? ? 大嫂坐好後,又嬌甜甜的問∶「阿華,你對老大的印象如何?」



? ? 他說∶「老大是好人,有事業心,將來一定可以成功的。」



? ? 大嫂的一對水汪汪的秀目,含媚帶嬌的又問∶「對大嫂的印象如何?」



? ? 「大嫂很漂亮。」



? ? 「喔!真的那麽漂亮嗎?」



? ? 大嫂在說話中,不經意的移動了玉腿,哦!天呀!阿華看到了大嫂的三角褲

了。那白色絲織的三角褲是半透明的,所以阿華看到了烏黑一大片的鬍鬚,也見

到了像一座小山丘般飽滿隆突的陰戶。



? ? 一股電和一股熱,流遍了阿華的全身,又是舒服、刺激,又有點兒暈眩。



? ? 大嫂又嬌滴滴的問∶「怎麽不說話呢?」



? ? 阿華起忙回道說∶「大嫂美得┅┅美得秀色可餐。」



? ? 「小鬼,人小鬼大。」



? ? 那撒嬌的模樣,把個未經人事阿華的三魂七魄都攝勾去了,阿華像坐在雲中

飄飛一樣的刺激。



? ? 大嫂仍然嬌媚迷人的說∶「阿華,來,坐在大嫂身邊,大嫂有話問你。」



? ? 這時的阿華,真的又興奮又害怕,興奮的是坐在大嫂身邊,可以把大嫂的兩

個乳房看得真看得確,害怕的是萬一┅┅萬一衝動起來,伸手去摸了大嫂的乳房

或陰戶,那後果可真是不敢想像了,那該怎麽辦呢?



? ? 「來,過來呀,大嫂會吃你嗎?」正當阿華猶豫不決,大嫂又嫵媚動人的催

他。



? ? 阿華只好走過去,也不知是哪裡來的靈感,或是色膽包天,他竟然緊貼著大

嫂坐了下來。這一來,他全身又如觸及高壓電似的微抖著。



? ? 因為他是初中生,只穿短褲,跟大嫂緊貼而坐,他的大腿就緊貼著大嫂的玉

腿,又何況由大嫂身上飄來陣陣的香味,他哪裡忍受得住。



? ? 大嫂撒嬌似的罵聲∶「小色鬼!原來你不是好東西┅┅」



? ? 她舉起纖纖玉手,輕輕的打了阿華的大腿一下,位置拿捏不準,不巧的打在

阿華的大肉腸上。阿華但感一陣眩暈,全身的骨骸都鬆散,一陣的衝動,差點兒

把個大嫂緊擁入懷中,亂摸亂捏一陣。



? ? 一顆心如小鹿亂撞似的跳個不停,慾火在體內猛烈的燃燒著,剋制不住的、

偷溜溜的眼光,又向大嫂的胸部望去,看得他的全身如在半空中浮蕩似的。



? ? 原來大嫂這時嬌軀微彎,胸衣下垂,阿華看過去,把她的兩個大乳房看得一

清二楚,纖毫畢露。美,美極了!像兩團粉團似的魏顫顫。



? ? 大嫂嬌羞羞嗲聲道∶「小鬼,小色鬼,你的眼睛不要那麽壞嘛!」



? ? 阿華委實受不了了,竟像吃了豹子膽似的,伸手去摸大嫂的乳房。



? ? 「呀┅┅」大嫂驚叫一聲,按著嬌滴滴的低聲叫著∶「不要,不要┅┅阿華

┅┅不要┅┅」



? ? 阿華只感大嫂的乳房一入手,軟硬適中,極有彈性,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衣

服,但是好受極了、舒暢極了。



? ? 這時候地快要發瘋了,獸性一發動,就難於收拾了。他再也不顧一切,就在

沙發上,猛然像餓虎撲羊似的把個大嫂壓在沙發上,同時嘴唇也印上了大嫂的櫻

唇。



? ? 「小色鬼┅┅不要┅┅不要,不要┅┅」小嘴兒雖嚷著不要,卻自動的把香

唇貼在阿華的嘴唇上,並把香舌,伸進阿華的嘴裡。



? ? 阿華接著了大嫂的香舌,沒命的又舔又吮。這一吻,吻得阿華昏頭轉向。



? ? 猛地,有敲門的聲音響起。



? ? 阿華這一驚非同小可,所有的慾火在瞬間熄滅,他知道一定是老大回家了。



? ? 「糟了!老大回家了。」阿華趕快地站起來。



? ? 大嫂也站起來,白他一眼,說∶「你去開門,我回臥室。」



? ? 阿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,去為老大開門。



? ? 老大進門後,大聲說∶「阿華,晚上出任務。」



? ? 阿華聽得滿頭霧水,問∶「甚麽任務?」



? ? 「哦?你還不知道。去偷不好聽,說出任務好聽,知道嗎?」



? ? 「唔┅┅」



? ? 「你放心,你只負責把風,偷的事由我,如果有甚麽狀況,你警告我。哦!

對了,你會吹口哨嗎?」



? ? 「會。」



? ? 「吹吹看。」



? ? 阿華隨便吹了兩三聲,老大極為滿意的猛點頭,說∶「你一發現任何可疑的

情況,就吹口哨,來,詳細我告訴你┅┅」



? ? ┅┅



? ? 那夜十點半左右,阿華和老大滿載而歸,臨進公寓時,老大悄悄的把一把鈔

票,約有二、三萬左右,因為老大也沒數,就放在阿華褲袋中說∶「幫我藏好,

我明天早晨向你拿,不要告訴大嫂。」



? ? 兩人進了公寓,大嫂已經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裡等,見面就問∶「運氣好

嗎?」



? ? 「阿華真是福將,旗開得勝,馬路成功,若能像這樣的好運,不出半年,我

們的廠就可以建廠了。」



? ? 「好,錢拿來。」



? ? 「都在這裡。」



? ? 阿華進屋脫下黑色外衫,坐在那裡胡思亂想。



? ? 想今夜當小偷,他甚麽也沒有,只是站在外面把風而已。



? ? 想起大嫂,那巍顫顫的乳房、小山丘似的陰戶,突然後悔起來了。後悔他當

時不先摸摸她的陰戶,找找那害人洞。



? ? 同學說錯了,那不是害人洞,是溫柔鄉。



? ? 他只是跟大嫂接吻,就舒服得飄飄然的,要是能把大肉腸插進大嫂的溫柔鄉

中,不知該有多舒服!



? ? 「阿華,來吃頭心。」



? ? 他聽到了老大的叫聲,到廳餐去,一看,好豐盛的點心,大哥已經開始喝酒

了。大嫂喝可樂,阿華想想,也喝可樂。



? ? 老大拍著胸膛,說∶「阿華,你好好的跟老大,老大絕不虧待你,你現在還

不懂事,或者介紹一個像大嫂一樣漂亮的女人給你爽歪歪。」



? ? 大嫂粉臉微怒,說∶「對小孩子不可胡說,教壞了孩子。」



? ? 「是是。」轉臉向阿華又說∶「要吃要喝要玩,老大一定滿足你。」



? ? 阿華唯唯諾諾的點著頭,雙眼卻去骨溜溜的在大嫂身上轉。大嫂今夜穿得太

正式了,一點兒看頭也沒有,使他有點兒失望吃飯也就先回房睡覺,也不知老大

和大嫂吃喝到甚麽時候,他一躺下床,對大嫂想入非非一陣子,就睡著了。



? ? 大約早上六點多,他被老大搖醒,老大說∶「阿華,錢呢?」



? ? 阿華起身,把錢拿給老大,老大拿了五張百元鈔要給阿華說∶「這給你當零

用,錢的事絕對不能告訴你大嫂。」



? ? 「喔!」



? ? 「我今天去中部,你好好陪大嫂。」



? ? 「喔。」



? ? 老大就這樣匆匆的走出去,阿華起來幫老大關好了公寓的門。本想回房睡,

經過大嫂的臥室,只見門沒關好,還有空隙。突然,阿華的整顆心急促地跳起來

了,他想偷看大嫂睡覺。



? ? 悄悄的從門縫往室內一看,呀!┅┅我的老天,室內春光旖旎極了。只見大

嫂只穿著一條很小的白色洞洞三角褲,只包住了陰戶,而陰毛細長纖纖又蓬亂的

蔓生了好一大片,差不多到了肚臍下;那兩個粉團似的乳房,挺拔的聳立。看得

阿華猛咽口水,全身更是不聽指揮的顫抖不已。



? ? 他衝動得開門想進屋內,但又不敢進去,那是怕老大突然回家,又怕萬一大

嫂生氣了,怎麽辦?



? ? 他一看再看,可是看也沒用,只好回房。



? ? 又想起跟大嫂接吻的事,膽子又壯了起來,何況大嫂現在睡得正甜,自己只

要小心一些不要弄醒她,只是摸摸她的陰戶和溫柔鄉就可以了。



? ? 主意打定,又走向大嫂的房間。這時他只穿一條內褲,行動很方便,就悄悄

的打開房門,誰知,「咿呀!┅┅」的一聲,開門竟然發出聲響來。



? ? 他大驚失色,最怕弄醒大嫂,還好,大嫂只唔唔兩聲,嬌軀搖了一下,變成

個「大」字的,還是睡得很甜。



? ? 他躡手躡腳走近床,小心翼翼的上了床。他媽的!床還是動了一下。還好,

大嫂睡死了,可能昨晚太晚睡了。



? ? 他坐在大嫂身邊,大嫂那宛如白玉雕刻的胴體,就近得伸手可及,尤其是他

聞到了大嫂那如麝如蘭的體香,薰得他全身發麻,整顆心跳得厲害他伸出手,一

定要先摸摸大嫂的陰戶,也不知為了甚麽,他竟先摸肚臍下的陰戶,那細長的陰

毛令他愛不釋手,然後順勢往下滑,就到了三角褲;另一隻手也不會讓它閑著無

聊,也向大嫂的乳房摸去。



? ? 「嗯┅┅」大嫂輕哼一聲,嬌軀顫抖,呼吸急促,使個胸膛大起大伏。



? ? 阿華笨手笨腳,捏痛了大嫂的乳房,他大吃一驚,雙手齊都收回來。



? ? 這也只是瞬間工夫的事,阿華見大嫂又睡了,尤其那起伏的胸脯,使得兩個

大乳房的跳動,更加誘人。熊熊的慾火已燃燒了阿華全身,原始慾望爆發,怎地

可收拾,再也顧不了一切,伸手就去脫大嫂的三角褲。



? ? 他笨手笨腳的弄醒了大嫂,只聽大嫂以發抖的聲音,呻吟著∶「老大┅┅不

要吵┅┅不要吵┅┅」大嫂這時候嬌軀也熱烘烘的,像火一樣的燙。



? ? 阿華大喜過望,原來大嫂把自己誤會是老大,更放心的把大嫂的內褲脫下,

自己也脫下內褲。



? ? 阿華最先伏下身,看那害人洞的樣子。



? ? 大嫂的身軀微微蠕動著,像是掙扎,阿華終於把大嫂的玉腿分開了,那肥美

溫潤的紅色肉縫,完全的露在阿華眼前。



? ? 「呀┅┅不要┅┅老大┅┅不是┅┅阿華┅┅」



? ? 阿華色慾沖昏了頭,猛然全身壓上了大嫂,他下面的大肉腸對準了害人洞,

屁股就用力壓下去。大肉腸沒有插進害人洞中,卻跑到肚門下,他急得不得了。



? ? 適時的,大嫂的玉手發抖的握住了大肉腸,呻吟著∶「阿華┅┅輕點兒┅┅

你的那麽長那麽大┅┅大嫂怕┅┅怕受不了┅┅┅輕點┅┅」



? ? 阿華不顧一切的,猛然把屁股壓下來,響起殺豬般的慘叫∶「呀!┅┅」



? ? 大嫂在嬌叫聲中突然抽搐一陣,浪叫出∶「好痛┅┅痛死了┅┅好舒服┅┅

阿華┅┅親哥哥┅┅我好痛好舒服┅┅」



? ? 阿華生平第一次把大肉腸插進害人洞中,尤其是他發覺,大肉腸並沒有全根

盡沒,還留了一半在外面,於是,他又用力使屁股往下沈。



? ? 大肉腸破關斬將,「滋!」的一聲,伴隨大嫂「呀!┅┅」的一聲慘叫,只

見大嫂粉臉蒼白、香汗淋漓,猛烈地搖著頭,秀髮亂飛,像是極為痛苦的呻吟∶

「┅┅痛死我了┅┅阿華┅┅親阿華┅┅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┅┅痛死了┅┅哎

唔┅┅」



? ? 阿華初次跟女人作愛,毫無經驗,要說有的話,也是看黃色小說或黃色電影

中學來的,所以阿華即然把大肉腸插進害人洞,當然要抽出來再插進去。誰知阿

華一抽,大肉腸竟全根抽出,與害人洞脫離關係了。



? ? 「呀!┅┅」大嫂又一聲驚叫。



? ? 就在驚叫聲中,大嫂突地反身把阿華壓在床上,自己用玉手握住阿華的大肉

腸,對準自己的害人洞,玉臀猛地往下壓,「呀!┅┅」又聽大嫂一聲慘叫,她

的嬌軀伏在阿華的身上顫抖不已。



? ? 阿華當然不滿足,他只好拚命的挺起臀部,用力的挺起,使身子差點變成了

弓形,再突然的放下來。



? ? 「哎喂┅┅哎喂┅┅親哥哥┅┅你要害死我┅┅呀┅┅好痛┅┅好脹┅┅好

美┅┅」她張著小嘴喘氣,細迷的秀目,緊蹙眉頭,那樣的像痛苦極了。



? ? 阿華挺了幾挺,氣力用盡了,氣喘如牛的,但是慾火燃燒得可怕,只好用力

的摟緊大嫂,雨點似的吻著大嫂。



? ? 大嫂開始動了,她扭動著屁股,慢慢的扭著。阿華感到好受多了,這時候才

發現自己被壓在下面,情況變成這樣子,他也想不起前因後果。



? ? 被壓在下面也好,但大嫂已經愈搖愈猛愈快了,不時發出呻吟聲∶「哎┅┅

哎喂┅┅好阿華┅┅親哥哥┅┅你的雞巴好棒好棒┅┅哎┅┅哎┅┅」



? ? 這浪叫聲,引起了阿華的興奮。他的大肉腸在大嫂的害人洞中又緊又暖,陣

陣舒服的感受刺激著全身四肢百骸,使他欲仙欲死,舒服得他拚命的挺聳屁股,

同時浪叫出∶「大嫂┅┅你的害人洞很┅┅很舒服┅┅」



? ? 「哎┅┅唷┅┅親哥哥┅┅哎┅┅喔┅┅好阿華┅┅啊┅┅大嫂也好舒服喔

┅┅呀┅┅」



? ? 「大嫂┅┅大嫂┅┅快點┅┅好┅┅」



? ? 「親哥哥┅┅我快要死了┅┅」



? ? 「呀┅┅呀┅┅大嫂┅┅」



? ? 大嫂的屁股像電動馬達一樣愈扭愈快,小穴穴里的淫水,像決了堤的小河,

從陰戶中猛烈的湧出,周身的血液不但在沸騰,甚至感到眩暈,就像是在半空中

飛盪一樣的。同時她的櫻唇微微的張著,粉臉上顯出了滿足的微笑。



? ? 阿華越挺越用力,臉部紅了,汗水也流出了,他浪叫∶「大嫂┅┅我好舒服

喔┅┅快要爆炸了┅┅」



? ? 「親哥哥┅┅我要┅┅要丟了┅┅」



? ? 「呀!┅┅」



? ? 「呀!┅┅」



? ? 「好舒服┅┅我爆炸了┅┅」



? ? 「呀!┅┅呀┅┅我丟了┅┅」



? ? 兩人死命的摟著,都想把對方擠進自己體內,半晌,就不動了。



? ? 阿華先醒來,他用吻輕吻著大嫂的粉臉,說∶「大嫂┅┅大嫂┅┅」



? ? 「哼┅┅」大嫂輕哼聲接著嬌羞帶怯道∶「你真壞,強姦大嫂。」



? ? 「大嫂也壞,強姦阿華。」



? ? 「都是你惹的。」



? ? 「誰叫大嫂長得這麽美,秀色可餐。」



? ? 「怎麽可以動大嫂的歪腦筋?」



? ? 「大嫂先偷摸阿華的大肉腸呀!」



? ? 「嗯┅┅都是你惹的嘛!」



? ? 「我惹你甚麽?」



? ? 「你睡覺時不好好睡覺,讓那個跑出來,人家看了喜歡嘛!」



? ? 「很喜歡嗎?」



? ? 「嗯┅┅」



? ? 「送給你,好嗎?」



? ? 「哼,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,說得海枯石爛此心不移,結果做的又是另

外一回事來,哼!」



? ? 「誰惹你了?」



? ? 「老大早上向你拿錢,還騙得了我嗎?」



? ? 「你知道?那你┅┅」



? ? 「算了,男人都是這樣,阿華,你┅┅你┅┅嗚┅┅」



? ? 也不知是甚麽原因,大嫂突然嗚嗚咽吶的哭了起來,使得阿華又憐又惜,又

心疼的猛吻大嫂的頰部,眼睛,鼻子,說∶「大嫂,不要哭┅┅」



? ? 「想起你這小鬼,人家傷心嘛!」



? ? 「我又惹你甚麽了?」



? ? 「我問你,大嫂對你好不好?」



? ? 「大嫂對阿華很好,非常好。」



? ? 「就是嘛,大嫂讓你玩、使你舒服,摸也讓你摸、插也憑你插,阿華,你應

該很高興、很滿足才對。」



? ? 「大嫂,我知道你對我好。」



? ? 「但你忘恩負義。」



? ? 「大嫂,我做了甚麽事,忘恩負義了?」



? ? 「你將來一定會。」



? ? 「絕對不會。」



? ? 「真的?」



? ? 「一點不假。」



? ? 大嫂破啼為笑,緊摟著阿華,唇對唇熱情如火的又吻了起來。



? ? 從始至終,阿華的大肉腸都插在大嫂的害人洞中,雖然丟了精,大肉腸軟了

下來,但也有四寸多長,已夠大嫂舒服的了。



? ? 誰知這一吻,吻得他的大肉腸又硬梆梆地翹起來了。



? ? 「呀!┅┅呀呀┅┅」



? ? 「怎麽了?」



? ? 「你的那個┅┅那個又脹了┅┅呀┅┅」



? ? 「脹了又怎樣?」



? ? 「呀┅┅人家┅┅人家好難受┅┅」



? ? 「還不簡單,抽出來你就不難受了。」



? ? 「不┅┅不要┅┅」



? ? 「不要也可以,但有個條件。」



? ? 「呀!┅┅甚麽條件?」



? ? 「你在下面,我在上面,來個大翻身。」



? ? 「嗯┅┅嗯┅┅好┅┅」



? ? 阿華摟緊大嫂,說∶「要翻身了,你抱緊。」



? ? 「嗯┅┅」兩人就這樣的翻過來。



? ? 「呀!┅┅哎┅┅哎唷┅┅」在大嫂的呻吟聲中,阿華抽出了大肉腸,又猛

然插進去。



? ? 「哎呀┅┅喂呀!┅┅親阿華┅┅你碰著了人家的花心了┅┅好美┅┅好舒

服┅┅我的好阿華┅┅」

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